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虚构转口贸易背景,使用无效提单对外付汇;资本金结汇后没转入公司账户,却供个人挪作他用;通过地下钱庄换汇,并汇至境外账户;用多人额度分拆购汇,汇至境外多个账户;银行办理内保外贷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尽职审核……

  这些违规交易主体,以为自己的行为打了“掩护”,可以“藏身”于每年多如牛毛的外汇买卖中,神不知鬼不觉,外人无从发觉。

  殊不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现在外汇局非现场检查拥有海量数据(行情603138,诊股)系统,现场检查则抽丝剥茧层层核实,违规交易行为只要在某处留痕迹了,往往无处遁形。

  “一个谎言需要无数谎言去圆,过程中总会有破绽。”一位外汇局检查人员吐露心得。

  外汇局近日公示了24起外汇违规典型案例,涵盖了上述虚假、欺骗性的交易行为,每一宗案例都触及了真实、合规的“红线”。

  今年以来,外汇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依法严厉查处各类外汇违法违规流出和流入行为,维护外汇市场稳健运行,切实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小编获悉,下一阶段,虚假、欺骗性外汇交易行为仍会是外汇局打击的重点。

  学点法

  别违规了还不知道

  在天津滨海海通物流有限公司逃汇案中,2015年1月至2016年1月,该公司虚构转口贸易背景,使用其他公司已经提货的海运提单,对外付汇4651.8万美元。

  2016年12月,徐州海盛电子有限公司虚构资金用途办理资本金汇入999.99万美元,结汇后供个人挪作他用,未用于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活动。

  2016年1月至10月,唐某为实现非法向境外转移资产目的,利用本人及他人共计69人的个人年度购汇额度,将个人资金分拆购汇后汇往境外多个账户,非法转移资金合计折321.1万美元。

  “有些案例中主体的外汇业务,伪装成正常的贸易行为、投资行为或者个人资产转移,属恶意违规,严重扰乱外汇市场秩序。”外汇局管理检查司相关负责人告诉小编。

  外汇局始终秉承着贸易投资便利化的方向,但与此同时,对于非真实需求、投机套利、资产脱实向虚等行为,一直持严厉打击的态度,严防虚构交易来实现转移资金的目的。

  最终,天津滨海海通物流有限公司的行为构成了逃汇行为,严重扰乱外汇市场秩序,金额巨大,性质恶劣,外汇局对其处以罚款1105万元人民币;

  徐州海盛电子有限公司的行为则构成非法结汇行为,外汇局对其罚款123.4万元人民币;

  唐某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七条,构成逃汇行为,外汇局对其处以罚款150万元人民币。

  多渠道汇集违规线索

  在多如牛毛的贸易往来、结售汇中,检查人员如何发现虚假、欺骗性的交易行为的线索?

  外汇局检查人员介绍,线索来自于四个渠道:

  其一,外汇管理部门每年有例行检查计划,针对特定主体的特定行为,在检查过程中会发现一些违规行为;

  其二,公众发现违规交易线索,向外汇管理部门举报;

  其三,外汇管理部门内部加强非现场检查,进行大数据分析,设定监管指标,还原梳理资金交易痕迹,掌握了一些线索;

  其四,金融监管是系统性工程,部委之间有合力,其他部委发现涉嫌外汇违法违规的线索也会向外汇局通报。

  层层“坐实”违规行为

  掌握了违规线索后,则需要“坐实”违规行为。

  在上述两起企业为违规主体的案件中,为了构造虚假交易,企业均进行了掩饰性的安排,需要检查人员抽丝剥茧,层层核实,查找交易的虚假性。

  以转口贸易为例,一般而言该类贸易中资金跨境流动、货物两头在外,很难查实交易行为,各类主体有“空子”可钻,所以转口贸易暴露出的虚假交易较多。

  在实践中,检查人员往往通过非现场检查发现企业外汇收支不匹配,进而赴企业现场检查。企业会提交事先准备好的转口贸易提单,以证明有贸易往来。若交易是虚构的,贸易单据会暴露很多瑕疵。

  外汇局检查人员介绍,以前企业虚构贸易,普遍使用较低劣的手段,比如直接涂改提单,或把其他公司的名称改为自己公司的名称,“现在造假行为越来越五花八门,比如使用境外的提单或者重复的提单,货权单证已经证实不了虚假交易。”

  “钻空子”者的手段多了,执法者的手法也越来越高明和丰富,不断更新以适应需要。上述人士指出,这种情况下,检查人员会进一步要求调取企业的账目资料,检查库存真实性、物流情况,核查仓单,总会在某个环节揪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