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举报浙江宁波市北仑区霞浦街道政法主任
  丁力军执法犯法残害公民

  控告人:徐亚凤,女,1958年10月7日出生,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小港红联江南人家13幢405室,身份证号:330206195810071723,联系电话:13819874286
  被控告人: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霞浦街道政法主任:丁力军
  控告请求: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控告申诉工作条例》第23条、37条、38条、39条,《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相关规定,控告追究被控告人丁力军执法犯法,非法拘禁关押迫害控告人,指使他人暴力殴打伤害控告人,严重执法犯法,践踏法律,践踏人权的法律责任直至刑事责任。
  事实及理由
  控告人儿子张军杰,生前系宁波市北仑区综治群防大队霞浦中队队员,于2007年3月23日晚在协助宁波铁路派出所铁路沿线巡查,履职中不幸因公殉职,附:北仑新刊《年轻的生命火红的青春》,北仑新闻《红色的天空》。
  控告人因儿子因公殉职,于2018年3月6日去国家信访局查询其评定革命烈士相关问题,从信访局刚出来就被控告人指使四人绑架拖上一面包车内遭受暴力殴打,恐吓威胁被押入宁波驻京办地下室,于2018年3月9日夜被押回宁波北仑区小港派出所受到不明人员的搜身威胁,次日六点被押解到一不知名的山旁私人住宅,由三名黑保安看押,看管,被其限制人身自由,三名黑保安受丁力军指令,由丁力军操控授意,以残忍手段对控告人拳打脚踢,非人折磨控告人,并辱骂,殴打伤害控告人,丁力军通过监控视频指令看押人变换各种手段让控告人生不如死,连看守人员承认这种作法缺德,每天的行动要用图片和视频传给丁力军,这种伤阴德的事不想再做了,而看守人员则告诉控告人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受丁力军指使,他们为了赚钱只能服从丁力军办事,3月15日被转移到荒山野岭小屋里,晚上七点多来了四川口音的人看守黑保安称他为老板,给我戴上头套,朝我胸口踢一脚然后抓住我的头发使劲往地上撞,并左三圈右三圈的转,紧接着就拳打脚踢,被打得眼冒金星口鼻流血。老板说:“这里是荒山野林没有人只有鬼,你再怎么喊也没有人听见,打死你也没有证据,叫你还上访吗?”我被折磨得无力反抗,又一次将我踢倒,叫一个黑保安踩住我的一只脚,那老板踩我另一只脚,狠命踩踏我膝关节,顿时小便失禁,痛晕过去,老板全程拍视频传给丁力军交差。过三天用鞋底抽打我的头部和打耳光,再一次打得口鼻流血给拍视频发图片丁力军交差。可调查看守人员。
  2018年3月20日我第二次被戴上头套,拷上手铐,转移到另一个偏僻的山旁私人宾馆,这次的折磨是关上所有的门窗,两个人六包烟对着我抽,由于门窗紧闭不通风,抽完烟看守人员出去了,我咳嗽不止,还被铐上手铐在房间二十四小时关着折磨,在这期间看守人员和老板听从丁力军的指示轮番使用各种酷刑毒打折磨拍下痛苦表情视频和图片发送给丁力军交差。
  2018年3月25日晚,控告人被第三次蒙眼带铐,带到荒山野岭,由上次老板出面威逼控告人写保证书,扬言如不写,2018年不能出去,而街道目的是把你逼疯为止,4月4日即清明节当天,控告人为祭扫儿子墓,被逼无奈下,按丁力军口述写下不上访保证书,但决非是控告人的真实意愿。
  控告人自2018年3月9日夜被小港派出所拘禁、荒山野林、宾馆等多处地方关押至4月4日晚上才被放,历时27天,期间控告人遭受丁力军等人的非人折磨,恐吓威胁,暴力殴打,侮辱伤害,每一次的毒打都会听从丁力军传送血淋淋的照片和视频交差,年逾六旬控告人已不堪重负,人身精神已遭受严重伤害,让忍辱负重为儿讨公道的控告人遭到政法主任丁力军不但的迫害,于2018年11月16日还说我再去上访就停我住的地方水和电,且到如今身份证一直克扣不给我本人,他们的这种的非法迫害,拘禁,控告人为此不服。
  控告人认为,丁力军身为基层政府政法主任,滥用职权妄自尊大,以非法关押,绑架,拘禁不法手段对待一个因公殉职母亲,用极其残忍下三滥手段,雇佣指使黑保安私设监狱,非法拘禁关押,折磨迫害报复控告人,让控告人受尽屈辱,人身精神受到严重伤害。
  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控告申诉工作条例,宪法第四十一条,控告人对政法主任丁力军执法犯法,私设监狱,非法拘禁,关押控告人,报复迫害控告人的不法行为,向中央人民政府,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最高执法机关进行投诉控告。
  恳请中央政府职能部门在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纠,重事实,重证据,严历打击惩处官员渎职侵权犯罪,维护法律的尊严公正,保护控告人正当合法权益不受侵害下,引起关注,查明街道政法主任丁力军暴力操控指示关押殴打违纪违法真相,依纪依法从严从重对其惩处,迅速落实处理解决为盼,维护法律对一个因公殉职母亲控告人的公正。
  附相关证据
  控告人:徐亚凤
  2019年1月8日
  点点新闻(miri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