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前,一片争议声中,吴小晖携安邦集团鲸吞成都农商行。而后藉此平台,安邦在银行、保险之间大施财技。“安邦系”也从江湖小角色迅速成长为资本大鳄。

如今,吴小晖受审入狱,安邦集团正在被逐步清盘、重组。委身“安邦系”多年的成都农商行,也将迎来她的新主人。

核心资产挂牌出售

2018年12月12日,,安邦集团所持成都农商行35%股份在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下称“北金所”)挂牌转让,交易价格168亿元,项目发布截止日期为2019年1月9日。

野马财经注意到,截至2017年底,除了安邦集团直接持股之外,成都农商行十大股东中,持股4.88%的上海文俊、持股1.96%的浙江国恒实业、持股1.79%的北京涛力也都与“安邦系”存在关联。这些公司的股权会如何变化,暂时还未可知。

安邦静候接盘侠,168亿甩卖压舱石1

来源:成都农商行2017年报

此次转让消息的出现应该在市场的意料之中。

2018年2月23日,也就是正月初八,吴小晖被上海市检查一分院提起公诉;同日,安邦集团被银保监会旗下保险保障基金接管,期限一年。

这一年的时间内,保险保障基金在临时注资608.04亿元的同时,还进行了一系列清理、重组工作,不断引入新的股东承接安邦集团资产。

5月10日,港股地产企业远洋集团(3377.HK)宣布受让安邦保险集团全资附属公司邦邦置业50%股份;9月12日,厦门国贸(600755.SH)公告称,与前海金控一起以35.59亿元联合受让“安邦系”旗下世纪证券91.65%股份。

如今,距离一年的期限还剩两个多月,“安邦系”最核心的资产——成都农商行也终于出现在了交易名单上。

身处天府之国的成都农商行,2017年以7055.62亿元的总资产规模位列全国农商行第五名。2018年前三季度,合计实现营业收入85.07亿元,实现净利润35.43亿元,属于行业内较为优质的资产。

更加重要的是,她在“安邦系”迅猛扩张的过程中,一直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

压舱石与发动机

成都农商行由原成都农村信用社改制而来,于2010年1月正式挂牌。同年10月,随着一份增资扩股方案的抛出,安邦集团以56亿元的价格拿下了35%的股份,超越地方国资成为新的实控人。

入主成都农商行带给“安邦系”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例如,《保险资金境外投资管理暂行办法》规定,保险机构境外投资总额不得超过上年末总资产的15%。

2010年的安邦集团,营业收入73.83亿元、净利润5.08亿元,总资产也不过256.74亿元,在浩渺的资本江湖中,尚且是一个不太起眼的小角色。相比之下,成都农商行当年资产总额就已超1600亿元。

“蛇吞象”完成,实现并表后,安邦集团资产规模迅速膨胀,为其此后不断的收购动作,特别是在海外的连番征伐打下了基础。

实际上,海外也的确成为了“安邦系”扩张的重要战场。对华尔道夫的收购,更是让吴小晖身上的光环与争议都达到了顶点。

除此之外,吴还将银行与保险企业之间的“协同”作用发挥得淋漓尽致。

一方面,安邦集团在获得大量保费的同时,将巨额资金以存款形式放入成都农商银行;另一方面,成都农商银行以购买债券、借款的形式将部分资金回流至安邦集团中,或者通过借款、担保等方式,流入“安邦系”其它公司。这样做的好处在于,相比保险资金,银行资金的使用灵活得多。

从财报可以直观地看到,2010年开始,成都农商银行同业业务扩展迅速,2014年更是助力其以6341.4亿元的总资产,登顶农商行第一位;但受“金融降杠杆”趋势影响,2017年,成都农商行同业负债大降393.49亿元,排名也滑落至第五。

安邦静候接盘侠,168亿甩卖压舱石2

来源:成都农商行2017年报(单位:千元)

具体来看,即便是在2017年,成都农商行依旧从“安邦系”其它公司中,吸收了近1500亿元存款,并购买了安邦集团11.9亿元次级债券。

借助成都农商行的力量,截至2016年底,安邦集团总资产规模就已达到1.45万亿元,以61%的同比增速,正式跨入万亿俱乐部。

6年56倍的增速,令市场侧目。

6300亿资产谁能接盘?

作为“安邦系”旗下最为重要的金融资产之一,成都农商行历来为各路资本所觊觎,然而要想吞下这一“香饽饽”也并非易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