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互金行业风大浪也急,风大在于行业利润芝麻开花节节高,不赚钱的平台很少,在海外资本市场受到追捧;浪急在于行业的监管突如其来,但也来的恰逢其时。现金贷业务暴利背后的种种“阴暗面”应当在阳光下加以规范。大浪淘沙,才能让行业“始见金”。

  2018年,上市热潮裹挟在备案大浪中,是上市促备案还是备案后上市,行业参与者各有打算,但行业更应该考虑的是,稳定的利润来源在哪里?当然不可否认,蓬勃发展的互金行业里拥有“独角兽”,但也有“驴”。

  与国内平台赴美IPO以现金贷、网贷为主不同,此次香港互金上市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招股说明书梳理,包括维信金科、汇付天下、51信用卡、天逸金融等,这些互金机构集中在消费信贷(包括信用卡代偿、信用卡管理)、第三方支付、供应链金融等领域。

  接近监管人士表示,去年7月第五次全国金融会议以来,对互联网金融等的监管基调是:所有金融业务,无论传统金融还是新业态,无论线下金融还是线上金融,都不能脱离有效监管。一般工商登记注册企业一律不得从事或变相从事法定金融业务,谁都不能“无照驾驶”。要坚决取缔非法金融机构,禁止非法金融活动。

  从盈利来说,除部分“头部”公司,互联网金融机构的盈利能力持续性也备受考验,一是,随着监管整顿继续,强监管带来运营成本提升。二是,在资金成本普遍上升的情况下,非持牌的金融类机构的资金成本上升更快,压缩了息差。

  2017年,互联网金融机构掀起一股美股上市热潮,信而富、趣店、和信贷、拍拍贷、简普科技、乐信等互联网金融公司先后IPO。

  但在现金贷新政、夕阳孤馆(xyggg.com)网贷备案等监管影响下,这股热潮宣告中止。部分互联网金融机构股价从天花板跌到了地板。?

  截至3月28日,趣店(QD.N)自去年10月18日上市以来暴跌52.08%,最新报11.50美元。拍拍贷(PPDF.N)自去年11月10日上市以来暴跌43.62%,最新报7.33美元。融360旗下简普科技(JT.N)自去年11月16日上市至今股价下跌30.75%,最新报5.54美元。信而富(XRF.N)自去年4月28日上市以来下跌19.83%,该公司股价一度在去年下半年互金上市潮正热时冲上12.86美元,此后一路下跌至最新的4.81美元。只有和信贷(HX.O)、乐信(LX.O)上市至今股价上涨。

  这一批上市公司在IPO时均称自己为“金融科技”公司,但从招股书看,以P2P网贷、现金贷及互联网消费信贷业务为主。这一波上市潮中止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调查,多家从事信贷大数据风控等的互联网金融公司也迟迟无法在美递交招股书。

  与互金美股上市潮前后脚,2018年以来,互联网金融公司也在力争去香港融资。有两条路径,一是收购香港上市公司,以类似“借壳”的方式上市,包括3月5日,积木控股收购永骏国际后,持有积木集团73%股份的大股东积木控股成为香港上市公司。二是2018年以来,数家互联网金融公司密集发布招股书,申请在港IPO,包括维信金科、汇付天下、51信用卡、天逸金融等。

  “不要提我们有现金贷。”这是记者近半年在与数家互联网金融公司沟通时对方的叮嘱。央行、银监会去年12月发布的现金贷新规,规范现金贷、小额贷款、银行和市场借贷。实际上,信贷类服务是多家互金公司主要收入来源,“现金贷”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

  数家拟IPO公司中,51信用卡、维信金科均从事信用卡相关业务,前者为线上信用卡管理,后者主要从事信用卡余额代偿,主要收入来源均来自信贷类业务。

  51信用卡收入及利润增长极快。2017年、2017年、2017年营收分别为0.90亿元、5.71亿元、22.69亿元,复合年增长率402.9%;对应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1.01亿元、0.53亿元、7.44亿元。向借款人提供的“信贷撮合及服务费”是其主要收入来源,2017年至2017年这一收入占全部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8.7%、67.3%、71.7%。

  维信金科3月5日发布的招股书,该公司以“信用卡余额代偿”为主要业务,包括信用卡余额代偿、消费信贷和在线至线下信贷三种,全部为分期付款,本质仍是消费金融。去年放贷总量245.44亿元,其中信用卡余额代偿贷款达141.69亿元,占比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