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的某一天,一个同学联系我,说她预约了一节英语试听课,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听?闲来无事,也对英语感兴趣就相约一同前往,2017年12月24号农历腊月27日中午,我辗转来到北京市朝阳区东大望路温特莱中心,在楼下等电梯时同学遇到一位熟人,不清楚是那个机构的学员还是老师,得知我是来试听的,用一种很奇怪的语气对我同学说“你够有效率的啊!”,当时我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现在知道是在夸奖和赞叹她拉人速度,因为拉人去报名,这个推荐者有非常大的好处,面对出国游等高额的奖励很难不动心,这是后话,先从我踏进们说起。

进门之后,我以为会直接进某个教室去听课,事实上没有,我同学把我介绍给一位白衬衣西裤形象干净利索的年轻男士,说是“课程顾问”(中文名“王喆”英文名“Elwin”),我同学自己就去上课了。紧接着王喆把我带到一个小房间,房间里有一个大大的白板(写字画图洗脑用),一个小桌子,桌子上有一个电脑(播放宣传片用),旁边有两把椅子(一把放东西一把客户坐),王喆非常客气的问我,您是喝咖啡还是茶?然后给我倒了一杯热茶之后开始给我上课(我现在把所谓的上课称之为“洗脑”),具体说了什么呢?内容绚烂无比,总结一下就是“英语有多重要,英孚有多专业,在英孚学习能得到多么大的提高,以往英孚学员雅思考了多高分,学习之后英语多厉害,在英孚学习时间安排多么自由,多少企业来英孚招聘,能提供多少就业机会,0英语基础abc都不会说的大妈通过学习达到了多好的英语水平......”按他的描述和举例子,不管你以后是留学,还是考研,或者出国工作旅游,还是看美剧,总之,在英孚学完一切都不是问题,就是各种渲染夸大学习效果,描绘美好前景,彻底给我洗脑,然后顺利让我报名掏钱!

他确实很厉害(或者说我确定很愚蠢),我忘了我的初衷是来听一节免费的英语试听课,也没考虑已经腊月27,我已经订好票就要回老家过年,轻而易举被游说的动了心。当时我说我没有那么多钱,王喆说没有关系,可以办理分期付款,首付只要交一部分,之后分24个月还清,一个月只要还1千多元。银行办理分期付款的人就在英孚店里等着,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办信用卡的,严格来说那不算分期付款,是银行把钱先付给英孚,我在分24个月还信用卡。就算你不学了这个钱你一样要付,如果逾期或者未付将有高额的违约金,征信也将受到影响。(当时我傻傻的以为到时候不想上课直接不付款就行了,现在想想简直要被我自己蠢哭。)

我问王喆,这么长时间的课如果后期我不在北京了,不能继续上课怎么办?王喆说可以休学(但是他并没有告诉我办休学是收费的,如果休学每个月要给英孚交500块钱),我问如果离开北京了怎么办?王喆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我再三追问,他说实在不行我给你转成网络课,我又问“如果我去深山老林没有网络怎么办?”,王喆说不可能的,我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有这种可能,没准我去大山里支教呢!”,王喆说“到时候再我给你想办法.....”,总之那种感觉就是“有他在,一切都不是问题”(我同学和王喆都和我说大望路中心是英孚教育的总部,王喆是那里的主管,我就更加相信有什么事找他都能解决。哪里想到,他本质是一名销售,说什么做什么的目的都是让你掏钱)。因为我离大望路中心很远,我说我没办法去那里上课,王喆告诉我可以去北京任何一个中心上课,离我很近的有一个万寿路中心,我可以去那里去上课,而且在万寿路中心给我找一个专属客服,别人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但是第一个月必须去大望路中心,我问为什么?王喆说因为刚开始我不会用系统,要在大望路教我用系统。我当时想万寿路不是有我的专属客服吗,为什么还得到大望路来学,心想可能是他们的规定就没有多想多问。(后来我才知道,按照他们的合同,第一个月是犹豫期,可以随时退课,为了不让我退课,我在他那里如果有犹豫可以随时被再次说服和洗脑。当然“犹豫期,可退课”这些敏感词汇王喆是不会和我说的)。

因为王喆的态度,形象,以及描绘的前景一切都太好了,又是胡歌代言的,国际品牌教育机构,把我说的热血沸腾对英语学习充满信心,就鬼使神差稀里糊涂的签了合同付了费,关于合同内容,王喆没有让我看,也没有给我细说,只告诉我应该在哪里签字,我就这样上了贼船。我只知道花了42000左右,31个月的课程,其他的一概不知。我就在短短几个小时的洗脑之后鬼使神差的报了名。(具体金额我记不清了,因为没有给我合同,也没有给发票,尽情骂你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