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文:A股铁帽子王列传 | 上市22年,13年财报被非标:永不退市的秋林集团(上)。

既然秋林集团终于发布了推迟四次的半年班问询函,风云君还是要先从其回复出发。

一、季度毛利率异常,存在推迟结转成本嫌疑

1、2018年上半年增收不增利引发关注

半年报深交所关注到的第一个问题是公司营收增长与净利润不相匹配的问题,如下图所示。

自重组以来,秋林集团营收逐年增长,但净利润却呈逐年下滑的趋势,尤其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收43.46亿元,同比上年增长50.12%,但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4,428万元,同比下降44.64%。

对此,秋林集团的回复是:2018年上半年为应对市场竞争加剧带来的不利影响,积极扩大市场占有率,保持优质客户,拓展新客户,采取了让利销售的策略,由于黄金产品价格下跌,销量大幅增加的同时,毛利率却大幅下降。

2、2016年起季度毛利率波动

说的倒是有鼻子有眼,风云君一开始也觉得,啊,有道理呀,上市公司好好努力哟!

但风云君结合季度毛利率波动却发现以下问题——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啊。

2016年至2018年三季度秋林集团综合毛利率如下图所示,每季度营收和毛利率均有较大波动,且并不呈现什么规律性:

(秋林集团2016年至2018年9月30日季度营收及毛利率波动图)

2016年,前三季度营收逐渐减少,但毛利率却逐步增加,第四季度营收较上季度暴增194.98%,但毛利率却由13.06%猛降至3.61%;

2017年,前三季度营收逐渐增长,但毛利率却逐步下滑,第四节度营收不仅停止增长,还较第三季度减少22.33%,但综合毛利率却由4.32%增加至10.06%;

与之对应的则是,2018年一季度综合毛利率大幅下降至仅有3.72%。

单独看深圳金桔莱,季度营收及净利率波动如下图,除2017年营收波动趋势与合并报表有所差异外,其他大致相似。

(深圳金桔莱2016年至2018年6月30日季度营收及净利率波动图)

3、2017年第四季度毛利率异常偏高,存在少结转成本嫌疑

在对2017年年报问询函中,上交所曾经问到2017年度公司整体营收增加但毛利率下降的原因,秋林集团曾回复称黄金产品的销售价格是金价加上合理加工费构成,而库存是历史成本。

(截图来自于秋林集团2017年年报问询函回复)

从公司给出的2016年度及2017年度黄金价格波动图我们也可以看出,2016年前三季度金价呈上涨趋势,第四季度却大幅下降。

如此看的话,销售价格上涨,但成本增长滞后,导致2016年前三季度毛利率上升,但第四季度毛利率下降似乎是可以说的过去的。

(截图来自于秋林集团2017年年报问询函回复)

2017年金价波动并没有2016年那么明显,大致上我们可以认为整体呈缓慢下降趋势,2-5月份黄金价格偏高,之后有所下降,第三季度与第四季基本持平,但我们却看到第四季度企业营收在下降的同时,整体毛利率及深圳金桔莱公司净利率却整体呈现大幅增长的态势。

在风云君看来,这很显然这是不合常理的。

首先,2017年第四季度黄金产品单价较前三季度应该是大致持平或略有下降。

其次按公司所披露的存货周转天数大致150天左右,2017年第四季度所销售的黄金产品采购价格明显是处于高位的,这种情况下,毛利率怎么还能大幅增长呢?

尤其还伴随着2018年一季度毛利率的大幅下降,这不免让人怀疑公司为了完成业绩承诺,故意延后了2017年第四季度黄金产品的成本结转,然后又集中于2018年上半年消化了。

另外,公司在2018年半年报问询函中解释上半年毛利率下滑的原因时说“上半年黄金价格呈下跌趋势”,那咋第二季度毛利率又开始上升了呢?

除此之外,秋林集团在半年报问询函中披露前五名主要客户,毛利率亏损最为严重的是第二名,深圳市首天昊珠宝有限公司。

公司在对其毛利率较低的解释中称是应为新增客户,但明明2016年度被会计师发现7.3亿缺少运费支出凭证的销售中就存在这个客户呢,金额还不小,高达1亿元,咋2018年又成新增客户了呢?

如此解释,不觉着前后矛盾吗?

4、存货波动异常

如若真如风云君所预测,2017年第四季度秋林集团少结转了黄金产品成本,势必,2017年底秋林集团存货余额会较之前有所增长。

如上图所示,2016年以来秋林集团存货余额的最高点便是2017年12月31日,2017年以来存货余额持续增加,由18.23亿元增加至35.24亿元,增长93.30%,其中库存商品由9.67亿元增长至24.31亿元,增长率达12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