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条境外基础证券发行人实施重大资产重组、发行存托凭证购买资产的,应当符合法律、行政法规以及中国证监会的相关规定。境外基础证券发行人不得通过发行存托凭证在境内重组上市。

  二是对存托凭证的发行、上市、交易作出安排。规定了存托凭证发行的基本条件和程序,对通过发行存托凭证方式进行再融资作出了原则性规定;规定了存托凭证上市交易的条件和程序,明确存托凭证的减持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证监会的相关规定以及证券交易所业务规则有关上市公司股份减持的规定,并对通过发行存托凭证进行收购、重大资产重组等,作出原则性安排。

  第四十九条境外基础证券发行人的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存托凭证的其他投资者违反本办法第十二条的规定,在境内减持其持有的存托凭证的,依照法律、行政法规、中国证监会规章有关规定予以处罚;法律、行政法规、中国证监会规章没有规定的,责令改正,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三万元罚款。

  存托凭证作为证券跨境发行上市的方式,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广泛运用,其产品原理和运作机制已经形成了较为通行的认识和模式。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证监会将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存托凭证试点。同时,正在推进的沪伦两地股票市场互联互通机制也拟采取存托凭证互挂方式实现两地市场互联互通。为明确存托凭证这一新的证券品种在发行、上市、交易等方面的一系列制度安排,规范存托凭证的相关活动,《管理办法》定位于以部门规章形式对存托凭证基本制度作出全面的统一规范,在《证券法》的框架下,细化《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若干意见》)要求,明确存托凭证发行与交易的监管要求和参与主体的基本权利义务,既为创新企业通过发行存托凭证回归境内资本市场奠定制度基础,也为未来开通“沪伦通”预留制度空间,做好规则准备。

  附件1:《存托凭证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pdf

  第二条本办法所称存托凭证是指由存托人签发、以境外证券为基础在中国境内发行、代表境外基础证券权益的证券。

  存托凭证的发行、交易和相关行为,适用《证券法》《若干意见》、本办法以及中国证监会的其他相关规定。存托凭证的境外基础证券发行人应当参与存托凭证发行,依法履行发行人、上市公司的义务,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一是明确存托凭证的法律适用和基本监管原则。规定存托凭证作为国务院通过转发《若干意见》形式认定的证券,其发行、上市、交易等相关行为适用《证券法》《若干意见》、本办法以及证监会的其他相关规定;境外基础证券发行人应当参与存托凭证发行,依法履行发行人、上市公司的义务,并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第三十一条存托人与托管人签订的托管协议,应当包括下列条款:

  (一)协议当事人的名称、注册地和主要经营场所;

  (二)基础证券种类和数量;

  (三)存托人相关指令的发送、确认和执行的程序;

  (四)基础证券及相关财产不得作为托管人破产财产或者清算财产的条款,及相关资产隔离措施;

  (五)托管人的报酬计算方式与支付方法;

  (六)基础证券托管及解除托管的程序;

  (七)约定事项的变更方式;

  (八)违约责任;

  (九)解决争议的方法;

  (十)其他重要事项。

  境外基础证券发行人应当向中国证监会、证券交易所提交存托人与托管人签署的托管协议,作为其发行、上市申请文件。托管协议发生调整和修改的,存托人应当及时告知境外基础证券发行人,并由境外基础证券发行人向中国证监会、证券交易所报告并备案。

  第五十七条境内公司在境外发行存托凭证适用《证券法》等法律、行政法规以及中国证监会关于境内企业到境外发行证券或者将其证券在境外上市交易的相关规定。境内上市公司以新增股票为基础在境外发行存托凭证的,还应当同时符合中国证监会关于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的有关规定。

  第三章 存托凭证的上市和交易

  第十七条境外基础证券发行人应当按照中国证监会、证券交易所的相关规定编制并披露招股说明书、上市公告书、披露存托协议、托管协议等文件。境外基础证券发行人应当在招股说明书中,充分披露其公司章程或章程性文件的主要规定与境内《公司法》等法律制度的主要差异,以及该差异对在境内发行、上市和投资者保护的影响。境外基础证券发行人适用特定发行条件、具有特定经营风险、具有投票权差异、协议控制架构或者类似特殊安排的,应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