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大股东接盘,甘肃银行摆脱流拍的尴尬处境

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原创王牌专栏,金融名家齐聚。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持续了四天甘肃银行股份竞拍活动终于落下帷幕,第一大股东甘肃省公航旅旗下子公司成功以2.22亿元人民币的价格从宝塔石化手中接下甘肃银行(02139-HK)的1亿股股份。

竞拍事件始末

2018年11月26日,阿里司法拍卖网挂出宝塔石化集团所持有的1亿股甘肃银行股份拍卖信息。根据信息显示,早在8月3日,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就已经对宝塔石化集团持有的甘肃银行股份进行司法冻结。截至12月30日上午10时,这场“宝塔石化集团持有的甘肃银行10054.1667万股份”的竞拍项目最终以甘肃省金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胜出而结束。

据悉,甘肃省金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是甘肃省公路航空旅行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子公司(以下简称甘肃公航旅),恰好甘肃公航旅正是甘肃银行的第一大股东,这次竞拍成功也意味着甘肃公航旅对甘肃银行进行股份增持。

第一大股东接盘,甘肃银行摆脱流拍的尴尬处境

(甘肃银行股份竞拍信息图,图片源自阿里司法拍卖网)

据悉,宝塔集团此次竞拍是为解决自身财务危机。根据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底,宝塔实业流动负债总计259.35亿元,其所持有的上市公司全部股份已经冻结。11月16日公司实际控制人孙珩超涉嫌刑事犯罪,对于宝塔实业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债务危机之下,宝塔集团公司财务票据俨然无法兑现,无奈之下不得不出售手中的银行股份来盘活资产。但面临尚未兑付的100多亿元的公司票据,拍卖获得2.2亿元资产无疑是杯水车薪。

第一大股东接盘,甘肃银行摆脱流拍的尴尬处境

(12月31日甘肃银行走势图,图片来源:港交所)

大股东无奈选择继续“增持”?

话说回来,甘肃银行的经营状况与其他港股上市中小银行无异,同样面临的经营状况恶化、资产质量不佳的窘境。

上半年虽然该行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是正向增长,但其理财服务费用一降再降。根据中期报数据显示,上半年公司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为1.28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9670万元,同比下滑43.1%;其中上半年理财服务手续费为2630万元,较去年同期减少9890万元,下降幅度为79%。

此外,甘肃银行贷款主要集中房地产行业,据悉,该行前十大单一借款人中有四个是与房地产行业有关,累计借款金额占前十大总额的近50%。值得关注的是,甘肃银行总资产不断缩水,截至2018年9月30日公司资产总额由6月30日的3135.19亿元缩水至3083.93亿元。同时,公司上半年不良贷款率和去年持平,为1.74%,但公司贷款的不良贷款率由2017年底的2.08%增加至2.15%。

第一大股东接盘,甘肃银行摆脱流拍的尴尬处境

(甘肃银行中期业绩,图片来源:港交所)

面对经营业绩不断下滑的甘肃银行,甘肃公航旅为何还要选择接手?依财华社来看,这可能是甘肃公航旅作为第一大股东的“无奈之举”,又或者是甘肃公航旅援助宝塔实业的一种方式,否则成交怎么会在最后一刻完成。

但据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此番大股东参与竞拍甘肃银行类似于增持,反映大股东看好该银行的发展前景,比较有信心,而对于甘肃银行本身来说,有利于保持股权和治理架构的稳定和获得股东的有力支持。

中小银行股司法竞拍引关注

甘肃银行股份竞拍事件再次引起市场银行股权司法竞拍的关注。近两年,实体企业出售所持有的银行股权事件屡屡发生。据财华社统计发现,九江银行、中原银行、长安银行、天津银行均出现股权拍卖事件。相比之下,这些银行却没有甘肃银行那么幸运,多次拍卖均以流拍结束。

为何中小银行股权拍卖如此频繁?又为何屡遭流拍?

财华社分析认为,一方面近年来在实体经济下滑的大环境下,实体企业资金短缺的同时又面临着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一些持有银行股权的实体企业试图通过拍卖转让手中的银行股权来盘活资产补充企业流动资金;另一方面,银行业监管逐渐趋严,对于银行控股股东要求也越来越严格,一些不符合规定的实体企业也逐步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