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2日,随着停牌超过300个交易日的中天金融(000540.SZ)一纸公告,围绕明天系核心公司华夏人寿大股东的争夺战再度生变。中天金融在公告中确认,收购华夏人寿21%-25%股份的重大资产重组一事,预计无法在短期内完成

遥想一年前,在实控人被调查、市场传言其股权即将被处置之时,华夏人寿专门召开了中高层会议,以图稳定军心。随后的11月份,来自贵州的中天金融发布公告,拟以现金方式接盘华夏人寿21%-25%股权,交易定价总体不超过310亿,如若完成,则一跃成为这家总资产超4000亿元寿险公司的大股东。

一年过后,纵使中天金融疯狂抛售旗下资产,甚至把这些年来攒下的劳斯莱斯、宾利、法拉利等70辆豪车都拍卖来筹措资金,甚至还拉上同业碧桂园,以及同乡贵州茅台一起,以图圆梦大股东地位。

但交易迟迟未实质性向前推进,甚至后期还传出另一家房企绿地将入主华夏人寿。绿地集团在回应投资者问询时称,并未知情。

接近中天金融人士对腾讯《潜望》表示,一年前中天金融启动收购股权时,监管格局、资金层面等并未发生变化,一年之后所面临的环境完全变了,对收购的走向已经超出自身所能掌控范围。

大股东生变之下,华夏人寿自身经营数据也出现异动。

通过原保监会披露的数据,腾讯《潜望》发现,在以万能险为主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中,华夏人寿自年中开始突然发力,特别是在8月份,万能险保费收入单月位居市场第一。

“一般年初大家用万能险冲量比较常见,但是8月份的时点这么冲,很奇怪。”一家险企精算师表示。他推测,要么是因为华夏人寿可能得知万能险要继续收紧政策,要么就是需要通过开闸万能险销售,应对现金流压力。

答案或许是后者。华夏人寿披露的2018年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特意提到,其预测第三季度退保支出相对较大,因此现金流压力有所加大。而在第三季度的偿付能力报告中,华夏人寿在流动性风险方面的表述,则变成了“本季度流动性覆盖率较上季度有所提升,在面对流动性不利情景下依然能够维持较高的安全边际。 ”

中短期产品猛然发力

借助于“投资驱动负债“模式,即在承保端依靠高收益的万能险等中短存续期产品,借助银保渠道迅速做大规模,再将保费收入在资本市场上纵横捭阖,华夏人寿前几年保费规模迅速膨胀,短期内实现弯道超车,保费收入直逼多家老牌险企。

不过,随着利率进入下行周期,负债成本居高不下,这一发展模式下的风险次第显现。前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表示,这些隐患表现在两方面,一是利差损风险,行业要吸取历史上利差损风险教训。二是加大高风险投资。高成本资金为了获取高收益,倒逼保险机构提升风险偏好,投向高风险资产。

2016年12月,华夏人寿迎来监管的收缰。原保监会下发监管函,对其采取暂停互联网保险业务、三个月内禁止申报产品的监管措施。

随后,华夏人寿开启艰难瘦身之路,削减万能险产品,并向保障类产品倾斜。受惯性影响,2017年华夏人寿万能险保费占比仍超过50%。但行至2018年,万能险占比持续下降,截至2018年4月底,公司万能险保费的占比为24.78%。

异动出现在8月份。与2017年同期相比,华夏人寿中短存续期产品保费收入在2018年1-7月,同比负增长7个百分点。但8月份单月数据为6911亿元,单月增长134%,将1-8月拉到了正增长。

受此影响,腾讯《潜望》统计,2018年1至9月,在以万能险为代表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中,华夏名列行业第四,而在万能险最为狂飙突进的2016年,华夏人寿排名行业第三。

华夏人寿在2018年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的流动性压力测试中称,流动性覆盖率在压力情景1下为127.60%,在压力情景2下为321.41%,同时预警,未来第三季度退保支出相对较大,现金流压力有所加大。

到了第三季度报告,华夏人寿的流动性压力测试提升明显,流动性覆盖率在压力情景1和压力情景2分别为144.89%和467.00%。对于此数据,华夏人寿在报告中给予充分信心,“表明公司在面对流动性不利情景下依然能够维持较高的安全边际。”

中天金融蛇吞象遇阻

12月12日,中天金融公告披露了《关于解除中天城投集团有限公司和贵阳中天企业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及资产转让协议的公告》,其将从金世旗产投手中收回中天城投集团100%股权,同时解除与贵州天宸不动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署的相关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