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济南市委、市政府成立旧址(李小梦 摄)

沿着省道327线一直东行,距离锦绣川水库不远的地方,有一处小山村名气越来越大,这里便是南部山区锦绣川办事处廒而村。

小山村的名气为什么越来越大?因为这里的一处老房子。爬山虎的触角紧紧吸附在斑驳的砖瓦上,红了又绿,枯了又生,就像老房子里发生的故事一样,历久弥新,代代流传。这栋不起眼的房子,就是中共济南市委、市政府成立旧址。

陪同采访的南部山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1945年日本投降后,为适应抗战胜利后的新形势,1945年中共山东分局和山东省政府决定撤销济南抗日民主政府办事处和鲁中区党委济南工委,在如今的南部山区锦绣川办事处廒而村,成立了中共济南市委和济南市政府,由杨一辰、赵笃生、蒋方宇、杜明等人组成,杨一辰任市委书记,赵笃生任市长。

“市委、市政府刚成立的时候,只有四个部门,分别是秘书部、情报部、国军部和社会部。秘书部是抄写材料的;情报部是开展情报工作的;国军部是针对国民党开展工作的;社会部的工作主要是联系群众。我从秘书部去了王均为部长的核心部门情报部。”今年已92岁高龄的王东儒,作为中共济南市委、市政府成立后的第一批工作人员,回忆起当年的事来记忆犹新。

王东儒回忆,当时收发情报都是在晚上秘密进行。王东儒说,“1946年下半年至1948年,是情报部与上级电报来往最密切的时间,我们有情况就通过电报向上级反映,上级有任务也通过电报下达。在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解放兖州战役等期间,情报部发挥了重要作用。尤其在1948年的济南战役中,情报部通过安插在济南城内的情报员,获得了推动战役获胜的关键性情报。”

随着全国形势的改变,人民解放军开始全面进攻,1948年5月,王均到华东军区开会,回来后就安排侦察济南的工作。“当时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人物,是一个叫王孚的情报人员。他被派入济南城做情报工作,化名于一。”王东儒说。王孚1946年由华东军区情报处派来济南,被调到济南市委情报部做情报工作。他通过爷爷的关系,在王耀武的下辖某部谋得了一个作战参谋的职位。“他搞到的情报很多,当时攻城需要的情报大都是他搞到的。其中最重要的,是当时国民党守军的济南城防图。”王东儒说。

1948年,济南战役打响,市委情报部成了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在南部山区,那些“隐形战士”通过一串串电波,将秘密情报传给战斗一线,成了战场上无形的耳目。在济南战役中,争取吴化文起义领导小组负责人蒋方宇,时任济南市委副书记;王征明,在济南战役前被派往济南市委工作;曾定石,时任市委国军部副部长;辛光,济南战役时被派入吴化文部,直接掌握电台联络……“济南战役的胜利,济南的全面解放,在市委、市政府工作的这些情报员和地下工作者起到了关键作用,却很少有人知道。希望这段往事永远被人铭记。”王东儒满怀感情地说。

如今廒而村早已没有了电台电波的滴答声,不过,发生在中共济南市委、市政府旧址的故事,开始慢慢地被更多人所熟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我父亲和我大爷分家,用一道墙将市委、市政府旧址所在的院子隔开了。我目前住的这个院子,是后来按照之前结构翻修的。”如今的房屋主人孙兆明告诉记者,“记得父亲曾和我说过,当年由于这栋房子周围都是荒地,背靠大山,十分隐蔽,因此当时市委、市政府才选址在此。村里百姓拥军且团结,经常替情报部的工作人员到房子东侧的大磨盘下取写有情报的小纸条。来送情报的人,就从我家北门进来,而西侧的大门则是走车的。”

北门是一扇结实的木门,是中共济南市委、市政府旧址为数不多保存完好的物件。记者看到,大门设计十分精巧,门闩下方有机关按钮,推上按钮,门闩落下就无法打开。“这扇当年情报人员穿梭往来的大木门,见证了无数红色革命故事,在开关的吱嘎声中,也仿佛在提醒我们,牢记历史,缅怀先烈,用传承下来的革命精神,创造更美好的未来。”孙兆明说。 (本报记者 李小梦)

消费维权网(xfw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