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挺住你就赢了!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一个刚从大学毕业的农村苗族姑娘,因为,家庭贫穷,在大学毕业前的一个寒假,她在58同城上投放简历,找到了一份在酒店休闲中心当收银员的工作,仅仅上了17天的暑假工,就被公安抓了,法院将以协助卖淫罪判刑!
  在湖南长沙望城区法院审判庭上,我看见她坐在被告席上,身边没有亲人,消瘦的脸上,红肿的眼睛里,流露出委屈和忧郁。当她在法庭上,为自己申诉时,已经泣不成声,我忍不住泪崩…。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姑娘,挺住你就赢了!
  —链接
  尊敬的法官、审判长、检察长,人民陪审员:
  我叫曹燕芳,今年21岁,湖南怀化市沅陵县深溪口乡潘公坪村人,我是少数民族:苗族,共青团团员,湖南软件职业学院应届毕业生,今天我在这庄严神圣,公平正义的法庭上,我对自己所陈述的事实的真实性负责,并愿意承担不实的全部法律责任。我对公诉机关的犯罪指控不服,我无罪!
  记得那是大学毕业前的最后一个寒假,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我于2017年12月7日,在58同城网上发布了求职简历,其中一份是投给紫鑫阁大酒店“钰朗休闲中心”应聘收银员,第二天,一个自称叫文章的经理(现在才知道真名叫廖文豹)电话通知我去面试,当时我并没有答应。随后一两周内,廖文豹通过短信,电话,微信等多种方式要我去面试,面试时,他告诉我,他们是正规的足浴场所招收银员,只要我别收错钱就可以了,他还告诉了我上班的时间,底薪是2800一个月。从2017年12月21号到2018年1月13日我被抓,其中,除去元旦节假,我仅仅只上了班17天。在这短短的17天里,我是按廖文豹的吩咐从事收银和开税票的工作,也就是在这短短的17天的时间里,我亲眼看见有俩个公安民警一男一女来酒店,先后排查过俩次,每次他们都进到酒店的客房里进行检查(按管理制度,我从来没有,也不允许进出的酒店客房)并没说有发现什么涉黄违法行为。因为酒店的严密管理以及我亲眼所见的民警检查都没事,所以,对于涉世未深的我,没有任何理由怀疑这个经国家旅游局批准,合法工商税务合法登记的三星级酒店有何违法行为,我一直觉得是在正规酒店上班。
  2018年1月13日晚,我被长沙市望城区公安局,以涉嫌协助组织卖淫罪抓了,当时,我就蒙了,我感到莫名其妙,一个长沙市望城区公安局办案民警告诉我,说我上班的地方紫鑫阁大酒店足浴场所是卖淫场所,我说,我只是收银员,这里是否有卖淫涉黄我不知道,他们在给我录口供之前,那个办案民警把我单独带到另外一间办公室对我说,如果我承认知道上班的地方是卖淫场所,第二天就会放我回家,并且不会通知我家里人,也不让学校知道,我听办案民警这么一说,我完全相信了他的话,因为,警察叔叔的形象,从小就在我心目中,至高无上,我相信警察叔叔说话一定是算话的!我想,我是名学生,我马上就面临着毕业找工作,要是我学校知道我被公安抓了,我的前途将毁于一旦,还有我父母都是农民工,母亲在望城是一名环卫工,父亲是一家企业做搬运,他们起早贪黑,辛辛苦苦把我培养成人,我不能让他们为我担心受怕呀!于是,在同步录音录像的问话里,我按照办案民警的要求承认了自己知道紫鑫阁足浴场是卖淫场所,谁知道,当天晚上,我就被以涉嫌组织卖淫送进看守所,我在看守所关了20多天。后来,是公安通知我父母交了5000元保释金,才把我保释了出来。
  尊敬的尊敬的法官、审判长、检察长,人民陪审员:
  我是冤枉的,我再次坚定的坦诚,是办案民警要我承认的!所以,在区检察院审讯时,我拒绝了在认罪认罚书上签字。我当时只是一名学生,还没出社会,只是打寒假工,根本不知道酒店有违规经营,而且我在应用期内,对酒店的经营项目不了解,只是在58同城上应聘打份寒假工,以我对社会的认知度,根本不懂酒店从事违法经营,因为,我应聘工作的酒店是国家旅游局批准的三星级酒店,并办理了工商税务合法登记,我是在正规酒店上班,并没有故意犯罪意图。我上班仅仅17天,按照劳动合同法,我还没有过试用期,工资都还没有拿到,我只不过是打寒假工而已,没有任何半点犯罪主观恶意,我是一名大学生又是共青团员,党和国家把我培养长大,我具备最起码的政治觉悟和是非观念,绝对不会容忍钰朗足疗中心卖淫违法的行为。
  我是无辜的!我是在正规的有工商税务登记注册的大酒店工作,消费者在钰朗足疗中心消费是可以开发票,为国家纳税的,我是合法的劳动者,没有违法犯罪,我只是普通的收银员,从事一般服务性,劳务性工作,仅仅是领取正常薪酬,不是卖淫场所的管账人。
  尊敬的法官、审判长、检察长,人民陪审员, 我的家乡是一个非常落后偏僻的小山村,我考上大学以前一直在乡下生活。我从小是跟着奶奶长大的,就是现在说的“留守儿童”,我从小学到大学都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当我考上大学时,我才第一次从农村大山里走出来,大学三年期间,我加入了学生会,我参加了学校的各式各样的才艺比赛,并多次获奖,我还是学校的五四青年的“三好学生”。如今,我虽然已大学毕业,但我还有理想,准备找份工作,边工作边读一个本科,我从来都不曾想过自己会跟犯罪扯上关系,只因我打了17天的寒假工被抓?是因我相信那位办案民警叔叔要我承认的话?使我涉嫌协助组织卖淫罪,这莫名其妙的打击,让我和我的家人陷入绝境,我真的想过要用死来证明我的清白,可是我转念一想,我的死会让我的罪名更加不明不白,于是,我跟自己说我不能死!于是,我选择了求救,我选择了投诉,我向最高人民公检法和省市区人民公检法,以及各级政法委,全国各大媒体伸冤!
  尊敬的法官、审判长、检察长,人民陪审员,我在这里恳求你们调查了解事实真相,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事实求是,主持正义和公道,还我一个刚从纯洁的象牙塔里大学校园步入社会应届毕业生的清白吧!依法判决我无罪!我今后人生的路还长啊!我万分感谢你们!
  陈述人:曹燕芳
  2018、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