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是永城市公安局久负盛名的网络和电脑高手,曾被誉为河南商丘公安战线上的“电子专家”。在侦破震惊全国的“2·15”盗窃银行ATM机案中,他和战友一起,每天把鹰隼般的眼睛投向每一段监控录像,硬是从看似毫无关联的图像信息中发现疑点,为专案侦查提供准确方向。在2011年全国公安系统“清网行动”中会同战友,通过网络并远赴新疆边境参与直接抓捕,让13名网上逃犯落网。媒体报道称,他以出类拔萃的电子信息技术受到省公安厅领导青睐,几次点名要将他调到省公安厅,但他不舍得离开永城市这片深爱的热土,谢绝了领导的美意。
  他叫张益铭,曾经是河南省永城市公安局一名不在编的警察,2015年,他因为长期解决不了警察身份,不能得到提拔重用,郁郁寡欢,患上了抑郁症,不得不病休在家。
  2017年5月11日,他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其曾就职的永城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7年6月16日,被商丘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2017年8月16日,河南省宁陵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2018年4月12日,以黑社会组织二号人物身份,被河南省宁陵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九年;尽管他所涉入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22名成员的27名辩护律师一致认为,这个所谓的“黑社会组织”根本不成立,纯属凭空捏造、撮合出来的。该案中包括张益铭在内的12名“黑社会成员”提起上诉,并要求公开开庭审理,但,遭到了河南省商丘市人民法院的拒绝,并被裁定:维持原判。
  2018年9月19日,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赵新民向新闻媒体公布了该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阶段性成果,张益铭所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一案排名商丘市扫黑除恶成果第二位。
  判决书证实,张益铭以九宗罪被河南省宁陵县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以七宗罪被判处十九年有期徒刑。

  张益铭“涉黑” 首个“落网”

  判决书证实,河南省永城市公安局仅用两个半月、分十二批次,就将张斌、张益铭等22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一案一举破获,张益铭作为唯一的公安局工作人员、刚刚病退在家不久就被第一个擒获。
  张益铭“落网”,“迫使”这个“黑社会组织”的“组织、领导”者张斌在张益铭被刑拘19天后投案自首。有意思的是,俩人都被判处19年有期徒刑。
  根据判决书统计,两个半月的时间里,河南省永城市公安局以张益铭为突破口,将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的22名成员一举刑事拘留,其中,13号涉嫌犯非法经营罪;15号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20号涉嫌故意伤害罪;22号垫底这位,涉嫌犯伪造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其余,皆为“涉嫌犯寻衅滋事罪。”
  媒体报道证实,河南省永城市政法委书记、原公安局长邵明杰和商丘市原副市长、公安局原局长许大刚(2017年初被双开)都比较喜欢通过媒体公开政绩,比如见诸报端的《永城市公安局侦破“11·14”故意杀人案纪实》,再如,《中原大追逃》,还有,《坎坷追凶路,国境大擒凶》,文章写得波澜壮阔,俩人指点江山,部下“犀阳文字”,也许正因如此,张益铭才会在以上新闻报道中作为陪衬人物出现,其所作出的贡献才会为大众所知。然而不知何故,张益铭涉黑这一重大案件,河南省商丘市、永城市却没有通过媒体进行作出报道。

  警察要账让领导“恼火”
  成为其“涉黑”导火索?

  张益铭实际经营着一家通讯公司,而永城市公安局一直租赁这家公司的光纤,双方曾签订了五年的合同并期满。
  合同约定,永城市公安局每年应当向通讯公司支付90万元的费用,五年共计需支付450万元,但,不知何故,永城市公安局支付了少部分后,余款360万元并未支付。
  合同期满后张益铭已经从永城市公安局病休在家。450万元毕竟不是个小数目,为此,他曾经试图通过关系至少能够落实合同约定的绝大部分。
  张益铭的家人证实,永城市公安局原主要领导曾公开或私下征求过他们的意见,永城市公安局不能全部落实合同,只能给付余款中的260万。本着息事宁人态度,张益铭的家人也曾劝张益铭就少要100万,至于永城市公安局留着这100万做什么用途,就不要关心了,遭到了性格倔强的张益铭的坚决拒绝。
  据悉,债务纠纷发生之后,经永城市人民法院调解达成协议,永城市公安局于2017年4月18日将360万元支付给了张益铭,四天后的4月22日,永城市公安局就对他立案侦查。
  张益铭于2017年5月11日被刑事拘留之后,坊间流传着一种永城市公安局的内部说法:“钱该给就给,人该抓就抓,只有把他(张益铭)变成涉黑,才能没收财产”。
  张益铭的家人狐疑:没能满足永城市公安局极少数极个别领导,招致了张益铭被“自家人”给“黑”了?

  媒体、网络曝光 官员落马
  从重判处张益铭的诱因之一?

  为了向“老东家”——河南省永城市公安局——追索债务,张益铭也算是“拼”了。
  毕竟,他曾经是该局主要领导的心腹爱将,也确实立下了汗马功劳,该局主要领导包括决策乃至私密行为,很难瞒过张益铭的眼睛,再加上该局其他怀有不满情绪工作人员的配合,永城市公安局的所作所为逐渐集中在张益铭手中,成为极少数极个别领导的心腹大患。
  因此,媒体和网络曝光的关于永城市公安局存在的问题,有关负责人将焦点集中在了张益铭身上。张益铭妻子及家人表示,对其重判,一方面是对张益铭打击报复,另一方面,是杀鸡给猴看,警告其他工作人员不能“乱来”,同时,将张益铭送进监狱,就封住了他的口。
  网络上至今仍能查到题目为《许大刚主政豫东,永城市公安乱象》的文章,重点公开了永城市公安局存在的四个方面的问题,文章作者无从查起,是否张益铭及永城市公安局其他工作人员邀约的媒体记者或民间舆论监督人士执笔,已经无法考证。综合相关信息,该文章反映的主要问题如下:
  第一,多种类入职民警无警衔、无公务员身份、无编制。
  涉及到该问题,说法不一,有人用肯定的语气称,应该涉及228人,也有说涉及一百多人的,还有人说三百人也不止,至少,该问题是客观存在的,而且涉及人员众多。据了解,这一问题,其实并不是河南省永城市的“专利”,全国范围来看,普遍存在。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该局原政治处主任门建华儿子、女儿、侄子、外甥、外甥女6人都是正式在编警察且年龄造假的问题被曝光,2017年4月14日永城市政府新闻办发布了纪委对门建华立案调查的公告,至于如何处理的,未见后文。
  此种情况下,包括张益铭在内的众多民警因为没有警衔、没有公务员身份、没有编制,一生就恐怕给“废”了,不仅没有执法权,无论怎么样辛勤努力,一辈子恐怕都不能在公安系统得到提拔重用。
  公开报道证实,2017年7月26日晚,商洛民警老薛在派出所内自缢身亡,家人称,老薛从警多年一直没有警衔,工作压力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