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我们说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就是要依法设定权利、规范权力、制约权力、监督权利。如果法治的堤坝被冲破了,权力的滥用就会像洪水一样成灾。”习总书记曾经说。习总书记也曾告诫官员:“面对纷繁的物质利益,要做到君子之交淡如水,“官”“商”交往要有道,相敬如宾,而不要勾肩搭背、不分彼此,要划出公私分明的界限。”河南汤阴亚元实业有限公司是凭借什么利用一张“无效”的土地合同将亿元利益装入自己腰包的?“损公肥私”的背后当地政府官员到底扮演了怎样的角色?人民法院在审判中为何对于敏感而微妙的“无效合同”“掩耳盗铃”糊弄了事?“弥天大谎”的亿元利润背后有着怎样耐人寻味的玄机……

  河南汤阴:一张“无效”合同与亿元利润

  ——记者对河南省汤阴县部分居民房屋被人民法院查封“案中案”的深入调查

  本网讯(记者 秋岩 李丽)2018年12月14日本社记者发布了新闻稿《河南汤阴县人民法院:谁是你的国王和上司》,深入调查关注了几十户汤阴居民已经装修入住的房屋被汤阴县人民法院查封的案件,文章发出后,汤阴县人民法院对于文章中提出的诸多疑问采取了默不作声的态度,汤阴县人民法院的主审法官王小勇到底说过没有“我也不做主,是领导的决定”之类的话?如果没有说过,为何不对事实予以澄清?如果说过,到底是哪个领导做的决定?领导背后的幕后推手又是谁……

  汤阴县人民法院面对媒体采取了“针扎不进”、“水泼不进”的绝对防御措施,而人民群众房屋被法院查封追根溯源是因为河南亚元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元公司)与河南省汤阴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汤房公司)的官司之争,那么,亚元公司到底与汤房公司有着怎样的宿怨而导致“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了呢?汤房公司与亚元公司到底有无人民群众所讲的“背后的大树”、“保护伞”呢?

  记者决定“深入虎穴”,一探究竟。

  一

  汤房公司:亚元公司与有关人员内外勾结欺骗了我们,给我们签订了一份无效的合同,骗走政府近亿元。

  12月24日记者几经周折总算见到了汤房公司职工和负责财务的赵经理。

  “我们的官司确实败诉了,也牵连了不少无辜的群众,这些无辜群众的房子也被法院查封了,我们深表歉意,因亚元公司的恶意诉讼,法院依据2011年9月28日亚元公司与我们公司签订的无效合同强制执行了我公司的资产,是严重背离公正的!我们公司诚信经营30多年,每年给国家交税几百万元,如今职工都20多个月不发工资了,但是我们在坚持申诉,我们相信法律最最终是公正的!。”赵经理激动的接着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亚元公司给我们要7000万元所依据的其实就是9月28日的卖地合同,而事实上亚元公司将这块地卖给我们的时候,这块地当时的性质属于无限期国家划拨用地,亚元公司根本没有权利将划拨用地卖给我们,亚元公司蒙骗了我们,当初亚元公司的法人给我们说的是他们通过破产程序买过来的。2017年3月我们公司反诉亚元公司开具正式发票,汤阴县法院称发票归税务机关处理,我们到税务局主张权利,汤阴县地方税务局的程局长告诉我们说,亚元公司卖给给我们的土地是违法的,所以亚元收取我们的合同款不能向我公司开具发票,我们无法理解法院为什么会支持亚元公司的违法收入,在亚元向我们追要合同款的时候法院判决在本院认为的结论中是这样写的‘《河南亚元实业有限公司厂房场地整体转让合同书》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对其真实性不持异议,本院予以认定’,法院判决对于合同的合法性却只字未提!案件终审判决下达后我们在申诉的时候才全面掌握了当初亚元蒙骗我们的扎实证据,我们不得不怀疑亚元公司与当时负责这块地的相关领导串通了。”

河南汤阴:凭“无效”合同把亿元利润装入自己腰包


  附图一:会议纪要和法院判决书部分页面

  记者问:“你们到现在为止一共给了亚元公司多少钱?”

  “我们已经给了亚元公司9064.023万元,但是亚元连政府给的钱再加上法院已经判决未执行的钱,总共获利已达约11488万元。我们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亚元公司将本属政府所有的近7000万元装进了自己的腰包!常识判断,一定会有‘官商勾结’!” 从证据上看,亚元公司应得1488.26万元地上附着物补偿款,其他任何款项均不能收取。现在亚元公司已收取9064.023万元,加上法院正在查封的房产2000多万元(含查封几十户无辜群众的房产),除亚元公司应得1488.26万元,亚元公司索取的其他款项近1个亿均是非法所得。有没有官商勾结,我们不做任何评判,大家一看下面这些资料便知。

  “常识判断?‘官商勾结’有无判断依据?”

  “我们已经查阅到了2011年9月15日汤阴县人民政府县长办公室会议纪要(第27次),该会议纪要记载了,亚元公司愿意缴纳鹤台线西段路北(亚元公司原厂地)土地出让金。这也说明当时亚元公司的原场地属于划拨用地,而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以划拨方式取得土地使用权的,转让房地产时,应当按照国务院规定,报有审批权的人民政府审批,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准予转让的,由受让方办理土地使用权出让手续,并依照国家有关规定缴纳土地使用权出让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国有土地使用权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土地使用权未经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与受让方订立转让划拨土地使用权的,应当认定合同无效;关于会议纪要的法律属性,最高人民法院(2015)行监字第723号‘关于江南学校与三亚市人民政府行政确认申诉行政裁定书’中也有认定,政府会议纪要不属于对外的行政行为。”

  “你说的这些法律条文,也不能说明有‘官商勾结’啊。”